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巴哈纳格里表示:“新建风力发电企业在价格上

作者:新海燕论坛官网 发布时间:2020-05-18 00:20 点击:

  在澳洲碳排放交易体制之下,目前每一千度风电成本目前约为80澳元,而煤电的成本则为143澳元,天然气为116澳元。即使不考虑碳税成本,风电的成本也比煤炭发电的成本低14%,比天然气发电的成本低18%。(1澳元约合5.46元人民币)

  彭博社新能源财经网站的CEO迈克尔·利勃莱希(Michael Liebreich)说:“过去人们一直认为,化石燃料成本低廉,可再生能源成本昂贵,现在这个看法已经过时了。连在澳大利亚这个煤炭和油气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里,风能也比煤炭油气便宜,这说明清洁能源能够彻底转变基于能源架构的经济运行。”

  自2011年以来,澳大利亚风电成本下降了10%,太阳能光伏板发电成本则降低了29%。相形之下,化石燃料能源的电力生产成本则一直保持高位且呈上涨之势,高昂的财政支出也使得煤炭新技术成本昂贵。如果将碳排放价格计算在内,到2020年太阳能发电成本最终也将低于煤气发电成本。而到2030年,各种新能源技术在价格上都将具有市场竞争力。

  彭博社的研究调查了澳洲最大的四个银行,发现由于高额的碳排放成本,贷方都不愿意在没有风险溢价的情况下冒然给新建煤电企业贷款。而液化天然气出口也使得澳大利亚国内油气市场价格一直走高,新建燃气发电企业需要高成本投入。此外,碳税也是煤炭和油气发电企业无法回避的成本支出。

  未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将受益于可再生能源的驱动,而对化石燃料能源电力行业的投资很可能会受到限制,除非整个亚太地区的天然气价格能够持续大幅度地走低。

  彭博社清洁能源财经的研究负责人卡巴德·巴哈纳格里(Kobad Bhavnagri)表示:“澳大利亚将很可能不会再新建煤电企业了,而油气发电企业也必须与新能源展开竞争,到2020年以后,澳大利亚很可能连油气发电企业都不再需要。而2020年到2030年,我们还需要找到革新性的技术办法去解决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面临的发电波动与时段不平衡问题,只有克服了这个问题,我们才能真正地从传统高碳排放的电力生产方式过渡到清洁能源发电模式。”

  在此之前,澳洲必须保持对于清洁能源产业的投资削减传统能源造成的碳排放。因为新建的清洁能源尽管已经具备了竞争力,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的煤电企业的建设成本已经折旧完,其电力价格仍然低于新能源发电企业的发电成本。

  巴哈纳格里表示:“新建风力发电企业在价格上已经优于新建燃煤或者燃气电厂,但与那些经营多年的传统发电企业相比,还不具备价格竞争力,因此现阶段仍然需要政策扶持。”(编译 常旭旻)

新海燕论坛官网